新闻热线:0816-2395666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绵州人物 > 正文
王海军:自学拓片技术 保留历史温度
发稿时间:2021-01-09 08:34   来源: 绵阳日报
  摘要:整洁的工作室里光线通透,三面墙壁上挂着大小不一装裱好的拓片。进门右侧墙壁前矗立着高大厚实的木柜,每一个方格内都摆放着带有精美花纹或字体的汉砖或陶器。在给游客细致介绍的间隙,王海军高兴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和拓片之间的故事。

  原标题:自学拓片技术 保留历史温度

在自己工作室忙碌的王海军

  近日,在江油九岭镇李白故里文创产业园内,前来参观的群众络绎不绝。当个子不高、留着短发的王海军刚打开一楼工作室的房门,几位游客就紧跟了进来。整洁的工作室里光线通透,三面墙壁上挂着大小不一装裱好的拓片。进门右侧墙壁前矗立着高大厚实的木柜,每一个方格内都摆放着带有精美花纹或字体的汉砖或陶器。在给游客细致介绍的间隙,王海军高兴地向记者讲述着他和拓片之间的故事。

  一眼之缘 爱上“古代摄影术”

  传拓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传统技艺,古代人们凭着聪明智慧,发明了这种能够从石刻碑文、青铜器上进行“复制、拷贝”的手工技艺,人们才得以保留下许多珍贵的历史印迹。如石刻的文字和图案等,后人则通过前人留下的这些拓片,解读到那个时代的社会民俗、生产生活等诸多历史变迁过程中的文献信息。所以,传拓在学术界通常也被称为是“古代摄影术”,但是它既不同于写实性绘画,也与1839年达盖尔发明的摄影术有着本质的区别。

  照片是将三维空间变成二维空间图像,而传拓则有着极强的立体感。“照相机永远代替不了拓片,无法完整地展现出所拓内容的细节部分。”王海军说,研究历史文物古迹,像石刻文字、石像等,每一个细节都极有可能成为非常珍贵的文献资料,这对了解川蜀地区的历史文化变迁、政治经济、文学艺术等具有重要价值。

  王海军将一块“车马临阙”汉砖立在桌子上,然后将一张宣纸平整地敷在图案上。当细密的水珠洒落在纸上时,宣纸变得更加柔软,接着他又用柔软的布团,轻轻一点点向下按压,很快,图案就像穿上了一件紧身衣,凹凸有致。过了一会,他用沾有墨汁的布团,动作轻盈细心地按下,汉砖上的图案便慢慢在宣纸上显现出来。图案上的车、马及双阙等,无论纹理、形状还是线条,立体感极强。显然,即使数码相机也无法如此清晰“复制”。王海军介绍,“车马临阙”汉砖的一侧有人有马车,而另一侧是双阙,寓意着汉代的人们希望去世后能通往仙界。

  王海军学习传拓技艺还得从10多年前说起,当时他在北京一家大学食堂打工,偶然间看到了一位正在做拓片的长者。没想到,这一面之缘竟然让王海军对传拓技艺产生了浓厚兴趣。不久,王海军开始照猫画虎,利用业余时间到香山等有石刻的地方反复练习拓片。从北京回来后,王海军坚持利用业余时间去野外做拓片。几年时间里,他先后去了重庆、乐山、彭山、青城山、广元等地。有一次,他去乐山崖墓内对六尺高的石像进行整拓,早上8点出发,直到晚上6点过才回到家,忙碌一天才拓了一张。“整拓本身就不易操作,最主要的还是出于对石像的保护。”他说。

  希望建传拓技艺博物馆

  记者采访当天,王海军正将拓好的数十张作品打包后快递到河北。“这个过程其实就是对历史文化进行传承、传播的过程。”王海军说,“把拓片锁在柜子里,其实没有一点意义,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拓片上的内容,通过对现存的不可移动的石刻画像等进行拓片,即使是若干年后这些文物风化严重,依然能通过拓片了解到所在年代的历史文化,这是行之有效的保护和传承。”

  经过多年实践和学习,王海军传拓过四川部分崖墓文字画像,尤其擅长传拓平面碑刻、摩崖石刻、高浮雕、立体拓、汉画像文字砖、金石小品等。参加过由省级多家研究院主办的《蜀道石刻题记》《四川古代石刻文字调查与整理》传拓,以及绵阳市博物馆新馆成立时的传拓工作。许多传拓作品被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四川省博物馆、四川省艺术研究院、绵阳市博物馆、绵阳师范学院及多位书法家、文史学家、金石爱好者等收藏,部分作品还收录进了《四川东汉崖墓题记研究》《中国民间收藏汉画像砖石全集》《汉代画像石保护成果》等文献资料中,成为难得的历史记忆。

  谈及对未来的梦想,王海军说,如果可行的话,希望将来能建一个传拓技艺博物馆,让更多的人接触到川蜀地区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  (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勇 文/图)

  编辑:谭鹏



相关新闻: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