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816-2395666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绵州大小事 > 正文
行走平武深山 探寻梦中白马
发稿时间:2020-07-18 08:19   来源: 绵阳日报
  摘要:白马非马,而是一个古老而独特部族的称呼。他们人人穿长袍,束彩色腰带,圆盘毡帽上飘曳着白羽毛,仿佛从远古走来,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充满了神秘感,让人联想万千。

  风光秀美的平武白马藏族乡天母湖 (胡宇 摄)

  白马人的祭祀仪式“跳曹盖”(李贫 摄)

  虎牙藏族乡白马人表演《牦牛舞》(任露潇 摄)

 

 虎牙藏族乡小朋友现场表演传统祭祀舞——《牦牛舞》

  非遗传承人田虎塔在雕刻曹盖(任露潇 摄)

  白马人制作毡帽(任露潇 摄)

 

 夜幕下的白马山寨 (任露潇 摄)

 

 白马藏族乡伊瓦岱惹村上壳子古寨的白马人(任露潇 摄)

  在绵阳,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一个美丽的名字——白马。

  白马非马,而是一个古老而独特部族的称呼。他们人人穿长袍,束彩色腰带,圆盘毡帽上飘曳着白羽毛,仿佛从远古走来,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充满了神秘感,让人联想万千。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近年来,随着白马文化发掘、传承、保护和发展力度的不断加大,得益于记录白马人独特的民族文化,挖掘他们背后故事的工作需要,有幸走进他们的世界,感观这一处非比寻常的“神奇之地”。

  □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任露潇

  到马白

  邂逅最意外的风景

  第一次到白马,是到白马藏族乡亚者造祖扒昔加,那时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在初夏的一个清晨,从县城出发,沿着涪江一路逆行,在山谷中间穿行数十公里。随着海拔的提升,于是时光倒流,季节回返,原本应有的炎热不再,山势也渐变开阔,蓝天白云下,抬头便见雪山。

  看惯了青山绿水的样子,但随着车子的继续行进,邂逅了一场最意外的风景。爬过一处陡坡,一座巨大的大坝赫然挺立在大山中间。再向前,接连穿过两座隧道,随着阳光的再次来临,眼前豁然开朗:高山公路边,太阳高悬天幕,碧蓝的天母湖澄澈如洗,如同镶嵌在群山之间的一颗明珠,让人流连忘返。

  临近扒昔加,越过美丽的湖水,遥遥望去,偶然升起的一缕青烟配以充满民族特色的村寨,再加上眼前湖水中一棵挺立的老树干,俨然就是现实中的“世外桃源”。

  据当地开车的白马司机朋友介绍,数十年前,白马原本有十八个寨子,分布在夺补河两岸。那时的白马人居住的还是土墙板屋,三层小楼。一家来客,即使素不相识,寨子里面的人也会奔走相告,纷纷端来荞根子、火烧馍之类的特色美食招待。到了晚上,男女老少挤在火塘边,争先恐后地唱歌。而喝咂酒,更是招待客人必不可少的环节,一坛他们自己酿造的美酒放在地上,几根由箭竹制成的吸管同时伸进去,嘶嘶地吸,不一会儿便让人醉倒在这一片美丽的风景之中。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乡村旅游不断兴起,白马人的生活也早已与外界接轨,开小汽车、刷抖音、直播带货,各种潮流时尚的活动,在白马人的日常生活中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仍然坚持穿着传统的服饰,不少老人还是喜欢居住在他们祖辈生活的地方,用世代传承下来的习俗,守护那一方净土。

  白马秘探

  东亚最古老的民族

  2008年,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研究中心的专家团队走进白马人聚居区进行基因采集。回到上海后,专家们惊讶地发现:采集的17名白马人的基因检测结果全是100%的D型Y染色体。这不仅说明白马人的基因类型十分独特,更重要的是,这种D型Y染色体代表着东亚大陆上最古老的遗传背景,意味着或许他们是东亚大陆上最为古老的人群。

  科学研究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们普通人难以判断。不过,根据相关资料记录,现在的白马人分布在四川和甘肃两省交界的摩天岭南北两侧,主要集中在四川省平武县、九寨沟县和甘肃省文县。新中国成立前,位于平武县的白马人还处在半农半牧兼以狩猎的原始农耕时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推进,白马人这支“久居深山人未识”的古老部族,才得以为外人所知。

  事实上,对于白马人,清代道光版《龙安府志》已有记载,而在《平武县志》中也清晰地记载:白马人是历史上白马番人的后裔。平武自古就是少数民族活动的中心地带之一,汉朝曾在此设置刚氐道,蜀汉、两晋改刚氐道为刚氐县。千年以来的民族交流融合,更为白马人的身世之谜披上了一层薄纱,看似若隐若现,却又扑朔迷离。

  然而,即便如此,平武白马人聚居地的古老历史,依然可以从一处文化遗迹上得到印证。20世纪六七十年代,考古专家在平武县白马藏族乡境内的焦西岗寨后的半坡上,发现了一处新石器时期的文化遗迹,发掘出石器、化石和兽骨等。据推算,早在4000多年前,就有古人在这里生存活动。

  当然,仅从这些残存的遗迹上,我们很难判断那些古老的人类是否和白马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但他们的出现也确实带给了人们更多的惊喜和探索研究的空间。

  文化独特

  千年传承至今不歇

  白马人的古老,让他们保留了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不论是语言、服饰、祭祀还是生活方式,都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流传至今,其中,跳曹盖是较为人们所熟知的白马人独具特色的习俗。

  跳曹盖是白马人最重要的宗教祭祀活动,曹盖是最重要的道具,是白马人民风、民俗、民情的载体和集中体现物。在白马人心中,曹盖面具具有撵鬼驱邪,祈祷平安的作用。由于曹盖是神,所以白马人对它的制作有着严格的规定。

  曹盖分为人工雕刻和自然天成两类。在制作过程中,需要白莫念经、祈祷、选时、选材,之后再雕刻。一般选用上等椴木、杜鹃木。而在过去,白马人在猎杀黑熊野猪后,会将其头骨取出,填充一些草料,风干后变成了天然曹盖,白莫念经祈祷后,便可使用。

  跳曹盖作为一项古朴而原始的祭祀活动,全寨子人都会参与,具有浓烈的图腾意味和民族艺术魅力。一般来说,跳曹盖一跳三年,每隔三年举行一次大祭,又称“霞道”。每逢收播时节、婚丧嫁娶,白马人都要跳曹盖,但以春节期间规模最大。

  “以前我们跳曹盖的时候都很盛大,但是最近十多年来,随着科技进步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寨子都不再坚持跳曹盖了。”44岁的田虎塔是曹盖制作的平武县级“非遗”传承人,他告诉记者:“跳曹盖需要有人组织,花费较大,特别是近几年,跳曹盖更多的是以表演节目的方式供游客观赏,少了原始的味道,也少了祭祀的本意。”

  其实,不止跳曹盖,白马人曾经习以为常的喝咂酒、牦牛舞以及独特的民族乐器“扎”,也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曾几何时,白马人最为熟悉的日常生活习惯,却成为了如今他们最需要发掘、保护和传承的民族符号。

  为了保护和发展白马文化,今年以来,我市印发了《白马文化传承发展专项行动方案(2020-2025)》(绵委办〔2020〕16号)。平武县也积极行动起来,成立了以平武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为组长的白马文化传承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围绕“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思路,践行“见人见物见生活”的保护理念,制定了《平武县白马文化传承发展专项行动2020年工作计划》,希望用系统的工作,整理和留下这支传奇部族的历史记忆。让他们的歌声继续飘荡在摩天岭的深山密林中,让他们的语言继续诉说祖先们的古老故事,也让他们的民族文化继续传承下去。

  白马藏族乡伊瓦岱惹村上壳子古寨的白马人(任露潇 摄)

编辑:李志



相关新闻:
图片推荐